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玄幻仙侠  »  [女子高中][1-7][完]-里只精品99

[女子高中][1-7][完]-里只精品99
里只精品99也都是美琪帮“的成员,她们一路上一句话也没有说,两人都在想着对方在想什幺,雅萍觉得小莉并没有刻意的加快步伐,这代表她不讨厌和她在一起,只不过不知道该说些什幺,她自己也有一样的感觉。

  我想我该走了。雅萍说着,虽然她并不想走。??你不用离开啊,小莉很快的回答,我只要换掉这件背心,不会太久的,然后我们可以一起在下课的最后几分钟前回到教室。她脱掉了背心,那一瞬间,雅萍看到了不经意露出的肚脐,那看起来好柔软、好纤细、让人好想去触碰,小莉脱掉背心之后,发现自己的衬衫也沾上了血。

  喔,天啊!我想我连衬衫也得换掉。‘’喔,这样,雅萍清声说着,虽然她的心中早已热血澎湃,我先到外面去一下。她站了起来。??不要,小莉叫了出来,有点不必要的大声,她避开了目光然后小声的说着,我只是换衬衫而已,用不了几秒钟的。接着她就转过身解开了上衣的钮扣,让衬衫从肩膀上滑了下来,雅萍无法自己的盯着小莉裸露的背部,她好想要触碰她。

  雅萍觉得自己好奇怪,她感到心中像是有一股火冒了出来,而且这股火很显然是因为小莉而产生的,突然间她注意到小莉正从镜子里看着她,然后她将衬衫落到了地上转过身面对着她,用双手抱住了胸部。

  小莉戴着蓝色的丝质胸罩,比起一般的学生相当的大胆,尽管她用双手环抱着,但是仍然遮掩不住丰满的胸部,好像在招唤着雅萍,可是雅萍觉得自己无法动弹,她心中的火焰炙热的让她几乎快瘫痪了,她好像被绑住了一样,她感到双腿之间异样的潮湿着,一种空虚麻痒的感觉,她动了动双脚想去压抑这种感觉,但是体内的火焰只是愈烧愈烈。??小莉只是看着雅萍,但是雅萍发现她似乎也颤抖着,她突然觉得也许小莉有和她一样的感觉,小莉看着她,慢慢的放下了手,小莉的胸部十分的丰满,透过那件蓝色的胸罩,雅萍也可以看到她黝黑而竖立的乳头似乎快挣脱出来似的。

  雅萍感到自己的乳头也硬了起来,而且感觉相当的美妙,她想要按摩自己的胸部,她相信小莉现在也有和她一样的欲望,她想要站起来朝她走去,突然小莉张大了眼睛,然后雅萍也听到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和女孩们聊天的声音,当她一转头门就被打了开来,然后美琪和她的伙伴们走了进来。

  美琪停下了说到一半的话,生气的看着她们,她看着她最讨厌的人在她的寝室里,而她的朋友半裸着,急忙的捡起衬衫遮住自己。??你们……美琪试着找寻最有力的话语,到底在做什幺?雅萍看了看小莉,然后站了起来看着美琪,她刚才心中燃烧的感觉已经完全消失了,但是双腿间仍然黏答答的,虽然已经不再有滚烫的感觉了。

  我陪着小莉回来这里换衣服,因为刚才制服上沾了血。她用着很有自信的语调说着,让人完全猜不到她刚才经历的感觉,但是美琪仍然是一附愤怒的表情,似乎并不认同她的话。

  护士刚才对我们说,因为她还有一点头晕,所以要我陪她一起过来。雅萍暗自庆幸着刚才护士有说过这样的话,她没有什幺说谎的经验,这给了她一个很好的理由。??美琪听完之后,无所谓的摇了摇头,雅萍本来要离开了,但是突然有一种想报复的感觉。

  美琪,她说着,刚才那堂课怎幺样?她窃笑着,她想这一定会让美琪感到不舒服,因为她们光明正大的翘课了,美琪却必须再那里坐上一个小时。??事实上,美琪冷笑着回答着,还蛮有趣的。‘’真的吗?雅萍挑衅的问着。

  真的啊,美琪继续说着,玉珍婆婆让我们看录影带,是一个催眠表演的带子。‘’是吗?雅萍问着,懊恼着自己的攻击完全没有击中对方。

  是啊,美琪看到雅萍失望的模样,不怀好意的笑着,真的很有趣,只要拿一个怀表或是什幺的,在一个人的眼前晃啊晃,要他们睡着,然后你就可以控制他们了,真是太酷了。‘’什幺?雅萍不以为然的说着,你只要拿一个怀表晃啊晃,就可以让别人睡着,然后控制他们,这样啊。‘’是真的,小莉穿好了衣服,在一旁说着,所有人都看向了她,我父母去年圣诞节带我去看过催眠秀,那个人在观众里随便的挑了一些人,他不知道拿出什幺东西要他们专心的看着,接着他们就好像什幺都忘了,他让他们以为自己是牧场里的动物还有很多有趣的东西!她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咯咯的笑着,让房间里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不少。

  你看,美琪说着,得意洋洋的看着雅萍,我说是真的吧,你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去扮演你那个人见人爱的好学生吧。所有的女孩都笑出了声,雅萍沈下了脸,她得承认他输了,她第一次想报复那个女孩就被彻底的反击了,她转过身在所有女孩的嘲笑声中走出了她们的寝室,不,并不是全部,她有看到小莉很忧虑的看着她。??雅萍走去午餐,大约十分钟后,那些女孩也过来了,她们故意坐在她的附近,让她可以听到她们对她的嘲笑,雅萍午餐只吃了一半就受不了的离开了,离开前,她听到美琪在小莉的耳边说着: ‘小莉,再告诉我一些有关催眠术的事情。

  第二章

  雅萍快步的往学生餐厅走去,现在是早餐时间,其他的女孩们都慢慢的走着,抱怨着为什幺要那幺早起床,但是雅萍有一个特别的理由让她比其他人都早,明天就是她的十七岁生日,她希望那里有信件正在等着她。??果然如此,她收到好几封各种颜色的信封,上面都要她在生日那天才可以拆开它,雅萍微笑着,看着信封上的邮票,有叔叔阿姨们从泰国寄来的,她的父母从香港寄来的,还有同在台湾的亲戚们寄来的。

  送到学校的信件都是按收件人的姓名排好的,雅萍不经意的看到了美琪也有信件,她的位置刚好在她的旁边,她很惊讶她的信件竟然比她还多,她知道美琪的父母几乎每天都会给她写信,而且美琪好像在外面有男朋友也常会给她写信,可是这里有大约十几封信耶,真是奇怪。”她想着,然后走到了自己的位置上,等着其他的女孩和老师们过来。??美琪大概在五分钟后走了进来,身上带着一种特殊的傲气,校长进来后在台上说话,然后大家坐了下来,美琪坐在雅萍的旁边,整理着收到的信,两个女孩好像看不到对方一样,然后美琪开始拆开了信件。

  喔,大家看,她叫着,爸爸给了我五千元的支票让我买鞋子,真是个好爸爸!雅萍在一旁觉得很吃味,如果她所有的生日礼物有那一半的价值就足以让她惊喜了,接着美琪又拆了其他的信件,展示着各式各样的礼物,雅萍终于受不了了。??你到底为什幺收到礼物?美琪没有生气,有点轻视的看着她。

  为什幺,雅萍,她装着很温柔的语调的说着,这是爱我的人送给我的,为什幺,你怎幺庆祝你的生日?解些特别的方程式吗?还是写一篇特别的作文?虽然美琪在调侃她,可是雅萍却吃惊的忘了生气。

  什幺意思?这是你的生日礼物?'’不是今天,亲爱的,美琪说着,仍然用着甜的发腻的温柔语气,这些信太早到了,我明天铁定会收到更多的。‘’你是说明天是你的生日?雅萍愈来愈讶异。

  不是,我的生日还有三百六十六天。美琪觉得自己的回答很幽默,她期待着大家的笑声,但是并没有,只看到一个跳级就读的十四岁女孩偷偷的笑着,她看着她。??依洁,告诉我,有什幺好笑的?依洁低下了头,然后一旁的女孩说着,我记得每二十三个人就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‘’发生什幺事情?美琪问着,声音急躁了起来,你们……到底在说些什幺?‘’她们是说,雅萍说着,你和我是同一天生日。随后美琪收到了周末禁足的通知,校长不喜欢有人在早餐时大声喧哗,特别是对着学校里最好的学生,原本她收到父亲的钱高兴的很,但是当第一堂课看到了雅萍的时候,她的心情又差了起来。

  雅萍想现在美琪无论做什幺她也不会讶异,她只要当作没看到她就好了,她对着身边的人微笑着,想装做没有事情,但是她心里却烦杂的很,她从来没有被一个人讨厌过,当然她和美琪从来没有好过,但她从不觉得美琪真的很讨厌她,虽然有时候她的话很刺耳。

  雅萍觉得很不安,突然间,她觉得自己好孤独,作为学校里成绩最好的学生,女排的队长,她似乎很受欢迎,但是她觉得没有人可以让她吐露心事,没有一个让她足以信任的人,简单说,她没有任何朋友,事实上,每个女孩都很喜欢找她谈话,但是她想要的是一个能真正让她信任的,让她可以倾诉她最近那种奇怪感觉的朋友,美琪让她这种孤单的感觉不断的涌现起来。

  现在是玉珍老师的课,她又准备了电视和录影机,女孩们都很高兴可以度过轻松的一节课,雅萍却想起自己上次错过的带子而懊恼起来。??同学们,又来到礼拜四了。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小、很轻,她是一个很娇小的女人,一头卷发和她常穿的羊毛衫让她看来比实际年龄老了十岁,她那件毛衣真的是老气到不行,又带着那副金框眼镜,看起来像老鼠和猫头鹰的合体。

  而且她有着很严重的近视,没有眼镜就像瞎了一样,即使是带着眼镜,她走路时也总是小心的弯着腰,那副模样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她只有二十八岁,但是无论如何,她是个很好的老师,不只是在她中国文学的范畴上,她也总是会给学生很多善意的建议,而且很为学生着想,她认为如果学生一周来的表现很不错,那幺在每个礼拜的最后一堂就应该给大家轻松一点。

  这个月初的时候,我让你们看了一场催眠秀的前半段。台下开始鼓噪了起来,好几个女孩窃窃私语着,雅萍觉得很懊恼,她没有看过这个录影带,不知道这些女孩到底在期待什幺。

  现在我们来看接下来的部份,我倒回了五分钟让你们大家回忆一下上次已经播到了哪里。玉珍老师站到了旁边,微笑着,让她看起来年轻了不少,雅萍突然觉得,在那件糟透了的毛衣和眼镜下的玉珍老师其实也是很可爱的,只要她可以多笑一点,大家都会发现的。

  雅萍也发现美琪对这堂课出奇的感兴趣,最近她常在图书馆理看到美琪,这对以往的她根本是不可能的,雅萍偷偷的注意着她,发现她看的是关于催眠术的书,雅萍曾经觉得很可笑,但她现在发现美琪的表情不只是好奇,而是几乎带着侵略性的。

  玉珍老师开始播放带子,根据同学的反应,那应该非常有趣,可是雅萍一点也不感兴趣,她只是一直注意着美琪,她到底对什幺这幺感兴趣,美琪完全没有笑,她一直盯着萤幕的某个角落,好像在寻找着什幺、或是谁。

  雅萍也转过头看着萤幕,这时镜头正扫过了观众,突然间雅萍认出了一个人,浑身颤抖了起来,小莉坐在看起来像是她父母的人的中间,没有其他人注意到她,因为镜头只在带着观众的时候扫过了几秒钟,但是她确实在那里,而且她坐的很挺,和平常懒散的样子不太一样,而且好像紧闭着双眼,镜头立刻又回到了舞台,上面有很多自愿者,看起来都像小莉刚才的样子一样。

  催眠师命令舞台上的人站起来,这时镜头换到了另一个角度,可以在角落看到观众,雅萍讶异的看到其中有一个人好像试着要站起来,雅萍不是非常确定,但是那个人好像就是小莉,接着催眠师要舞台上的人坐下,舞台上的人随即坐了下来,而那个好像小莉的人也一样。??然后催眠师对观众说着他等一下要让这些自愿者做些什幺表演,雅萍转过头看了看美琪,她坐在她的位置上,脸上带着有点邪气的笑容,好像她已经找到了她所期待的东西一样。

  网久热这里只接下来的影片雅萍看的很模糊,她一直想着美琪为什幺会有那种表情?那个观众席中的人真的是小莉吗?她被催眠了吗?她可以再被催眠吗?突然雅萍又感到身体颤动了一下,她希望能成为催眠她的那个人。??雅萍一整个上午都过的恍恍惚惚的,她可以确定美琪一定是认为小莉在那场催眠秀中被催眠了,小莉不是有说过她的父母带她去看催眠秀吗?也是这样美琪才会去看催眠的书的,但是她到底想做什幺?

  当雅萍在吃午餐的时候,她身边很多人,但是她没有和任何人说话,她一直在想着她该采取什幺行动,第一件事,她想再看一次那个带子,她并不是想去确认那个人是不是小莉,或是她有没有站起来,甚至是她有没有被催眠,看完带子什幺也不能确定,但是美琪似乎从带子里确认了什幺,她想找出它。

  下午,雅萍计画好去打排球,她换上了短裤和衣服,来到了练习室,女排是这个学校的女孩们唯一热衷的运动,这是个以升学为主的学校,大部分的学生都没有什幺运动天份,除了因为校长要求,大家都学了柔道用以自保,雅萍在柔道方面的表现更是优异,因为她从小就学了一点基本的武术。

  雅萍看着她的队友们,都是和她一样年轻、很结实而可爱的女孩,她们的上衣都因为被汗水浸湿而显得有点透明,穿着很短的紧身裤,雅萍心中突然扬起一种很奇特的感觉,第一次,她怀疑自己也许是个同性恋。

  在练习的时候,因为扑救一颗球,雅萍和队友撞在一起,她的队友的手刚好压着她的臀部,雅萍感到浑身一阵颤抖。??因为下起了雨,练习草草的结束了,雅萍一个人待着,她觉得好空虚,她了解那种感觉,就算她不是同性恋,她也确实对女人有着……性欲,那和同性恋不是一样?她觉得自己比以前更孤单了,她看过一些女同性恋的书,但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会那样,她终于了解了自己这些日子来怪异的感觉,可是没有人可以帮助她。

  她想要去找小莉然后……怎幺样?告诉她?亲她?抚摸她?如果运气好的话,她不会告诉别人的,不行!她不要让任何人知道,她不要告诉任何人,即使是她的父母和亲戚也一样,反正她们什幺也不能帮她,雅萍觉得眼眶湿润了起来,无法自己的啜泣着,她感到彻底的无助与彷徨,突然从外面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

  雅萍,是你吗?玉珍老师细细的声音传了进来,你没事吧?雅萍站了起来,赶紧擦干了泪水,走过去开门,玉珍老师站在她的面前,还是穿着那件羊毛衫。??雅萍,怎幺了?发生了什幺事情?雅萍试着要微笑,但泪水又不争气的流了下来,她啜泣的告诉她是因为练习中止了,玉珍老师微笑着,伸出手温柔的搭着她的肩膀。

  雅萍,我不认为你会因为少了一次的练习哭的这幺伤心,告诉我,到底发生了什幺事情?玉珍老师等着她的回答,但雅萍一直没有说话,我知道你离家很远,你的生日又要到了,我也知道美琪对你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,我有发现你在课堂上一直显得不太专心……玉珍老师继续说着,但雅萍并没有听进去,她脑海里不断翻转着:美琪、催眠术、录影带!如果美琪是知道了催眠小莉的方法,那幺她一样也可以!

  这幺一来,她就可以没有风险的问小莉对她有什幺感觉,影片中的催眠师是不是说了什幺?但是那个人真的是小莉吗?她又怎幺催眠她???雅萍擦干了眼泪,这次她真的止住了泪水,她看着玉珍老师的微笑,也对她微笑着,玉珍老师知道她已经恢复了,但是她还不打算让她走。??雅萍,你可以来我的房间,我们好好聊一聊。雅萍笑了笑表示同意。

  跟我过来,我相信一切都会更好的。雅萍看着老师的房间,那里并不大,有一张双人床,一个办公桌和两张椅子,一些储藏柜和一个衣橱,墙壁上贴着一些电影海报和照片,让这个房间显得很家庭化,地上和桌上都有着学生的考卷,床上有着没折好的衣服,桌上也有还留着饮料残渣的咖啡杯。

  这里很乱,真不好意思,玉珍老师道歉着,只有有其他人要来我才会想整理。她清出了两个座位,然后和雅萍一起坐了下来,现在,可以告诉我你真正的烦恼吗?‘’没什幺,雅萍说着,我想我是太想家了,就这样。这虽然不是事实,但雅萍想这也是让她如此伤心的原因之一,玉珍老师点点头,然后安慰般的握起她的手。

  一个人离家这幺久是很困难的,特别是在这种特别的日子,这好像只会提起你的思念,她停了一下,我说怎幺样,要不要和我喝点酒?晚餐前你没有什幺重要的事情吧?雅萍很讶异,玉珍老师本来就偶尔会邀请学生到她的房里,但是含酒精的饮料在学校里是被禁止的,就和抽烟一样,但是雅萍觉得这也不坏,她是应该要得到点什幺。

  好的,玉珍老师,如果可以的话。老师微笑着站了起来,走到储藏柜拿出了一灌葡萄酒和两个杯子,她打开了酒倒满了杯子,一杯自己拿着,一杯递给了雅萍。??干杯,她说着,祝你找回以前的快乐,雅萍。雅萍微笑着,轻轻的敲了下老师的杯子。??谢谢玉珍老师。她说着。

  雅萍,别这样,老师说着,叫我玉珍就好,如果你认为我是你的朋友的话。雅萍微笑着,喝了一小口酒,感到很温暖而润口,却紧接着一股刺口的辣味,雅萍其实不会喝酒,也几乎没喝过酒,所以她想这应该是正常的,她愉快的又喝了一口,因为这是被禁止的行为,这让她更加的想要挑战,她们就这幺静静的坐着,直到雅萍决定问她有关于录影带的事情。??玉珍老师……她说着,但当她发现玉珍瞪了她一眼随即停了下来,对不起……玉珍……我对今天课堂上看的带子感到很好奇,我上次错过了前半段,不知道你可不可把录影带借我。这是个很合理的理由,而且一点也不会透露出雅萍想看带子真正的原因,但是玉珍却好奇的看着她,好像知道雅萍在企图着什幺。

  好啊,她终于回答着,如果你想看的话当然可以……可是我想你要在这里看,休息室那边又没有录影机,雅萍竟然没有想过她怎幺去看这卷带子,她想要一个人看,但是她哪有办法一个人弄到电视和录影机,玉珍用着疑问的眼神看着她。??告诉我,雅萍,你为什幺想要看这卷带子。

  那个,她拚命的想要说一些合情合理的理由,我看到那些人做了那些动作,很好奇他们是怎幺被催眠的。这应该还可以,但是玉珍仍然用着很怀疑的眼神看着她,也许她知道我真正的目的!“雅萍突然这幺想着,然后玉珍又开口说着:??如果你想更了解催眠术,她说着,最好的方法是亲自去体验它,雅萍奇怪的看着玉珍,这是什幺意思?然后她继续说着,如果你想要了解催眠复杂的技巧的话,你应该要自己尝试看看。雅萍感到很讶异,玉珍老师的意思是说她懂得催眠吗?玉珍看着她疑惑的表情,站了起来,将酒瓶收了起来,然后看着雅萍的眼睛说着:

  我当然不是要你出去随便催眠别人,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我催眠你,然后告诉你我是怎幺办到的,让你从自己的体验中去学习。雅萍讶异的说不出话,她甚至还不相信催眠!舞台上的人也许全是在演戏也说不定啊,但是那个很像小莉的人也和台上的人一样被催眠了,所以说这不会是骗人的,但是雅萍又有了其他的忧虑,为什幺玉珍要教她催眠术?也许她有其他的……隐藏的目的,该怎幺做呢?

  好的,她考虑了一段时间后说着,请你……催眠我来教我催眠,玉珍。‘’太好了,雅萍。玉珍的表情整个亮了起来,看来她真的很想要催眠雅萍,雅萍又犹豫了起来,但是当玉珍冷静了下来,露出了温和的微笑,雅萍感到她的担心又烟消云散了。??什幺时候?雅萍问着,希望有几个礼拜的时间可以再考虑一下。

  就现在吧,你应该没有什幺事情吧?我也刚好没有工作。雅萍咬了咬嘴唇,事情发展的太快了,但现在她已经无法脱身了,而且她也很希望自己能这样学会催眠。 ‘好啊,她说着,来吧。

  第三章

  我会拿着一个东西在你面前要你看着。玉珍老师的声音很冷静,一点都不像平常有点神经质的感觉,她继续说着:??当你专心的看着它的时候,我会对你说话,如果顺利的话,我就会引导你进入催眠状态,你会记得所有的事情,当我叫醒你之后,你会记得所有的过程。玉珍将椅子移到雅萍的面前,她现在仍然觉得自己怎幺会那幺快就被说服了,老师关上了窗帘,然后关上了所有的灯,只留着一盏台灯,她甚至还锁上了门,房间里很温暖,但雅萍却有点发着抖,她不知道接着会发生什幺事,她问玉珍她对催眠的经历。

  我第一次读到催眠,是大学时在一本小说看到的,她回答着,我对书中的描写相当的好奇,然后我开始研究催眠,我看了很多书,然后找了一个人让我试验。她说着,眼睛看向了远方。

  那个人是谁?雅萍问着。??喔……没什幺,只是个朋友。玉珍似乎有点脸红,雅萍也没有再追问下去。

  总之,当我看了很多书,找了很多人催眠之后,我已经可以很熟练的引导一个人进入催眠状态,就是现在我要教你的方法。她说完,然后转身走进了浴室,雅萍听到她脱衣服的声音,她到底要干嘛?”雅萍在心中想着,然后玉珍终于走了出来,回到了雅萍对面坐着。

  她的那件羊毛衫和金框眼镜都不在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件低胸的无袖宽松睡衣,一件皮制的迷你裙,而且她还化了妆,这个转变太异常了,雅萍面前是一个豪放而诱人的女人,和平常那个畏缩的、只会穿着老气毛衣的老师完全不同,鲜红的口红和她脸上的粉底让她看起来像是瓷器般的无瑕,雅萍讶异的看着她,正想问她为什幺要扮成这个样子,但是她就说话了,她的声音很平顺、缓慢、低沈而且有一种……和以前不同的邪恶。

  当一个人要催眠某人,她必须要完全吸引到她的注意,你必须要一出场就完全吸引住她的目光,让你自己就像她潜意识想像中的催眠师一样。雅萍从来没想过催眠师该是什幺样子,这种说法让她觉得很可笑,但是如果非要她现在想像出催眠师的模样,也许不会和玉珍老师现在的模样相去太远。

  你要让她注意到你,而且只有你,所以你必须关掉灯光,避免镜子或是音乐,任何会吸引注意的东西,最好让房间温暖一点,这可以让身体更加的平静而放松。雅萍记得当她一进来,就觉得这个房间特别温暖,她也注意到房间里没有任何镜子或是音响,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很奇怪的,又一次,雅萍感到玉珍老师也许是早就有企图的,然后她又继续说着:

  可以的话,被催眠的人也要穿的尽量轻松一点,让自己可以好好放松,最好不要在激烈运动刚结束后,被催眠的人最好认识你,而且信任你,最好的状况是,她平常就必须听从你,就像是员工和老板一样,你要让被催眠的人好好坐着看着你要她注意的东西,要让催眠成功,你要去引导她,而不是强迫她做什幺,你要引领她的潜意识醒来,让她的心灵沈静下去,你无法强迫任何人进入催眠状态,你只能让她相信她屈服在你的意志下,这是很容易的,只要当她的心智有一点馍糊的时候。雅萍想着她的运动服应该算是很轻松的了,但是她却宁愿自己穿的更拘束一点,事情正在发生着,玉珍老师穿成这个模样对她谈论着催眠,这让她感到害怕,虽然她尽量不表现出来,她想着玉珍老师说的话:员工和老板?那不是就像学生和老师一样?雅萍觉得自己愈来愈不想当被催眠的对象,但是当她想开口说些什幺的时候,玉珍老师又继续说着:

  当所有的东西都准备好的精品99国产时候,你就可以开始了。玉珍老师挪了挪身体,更靠近了雅萍一点,书桌上唯一的灯光和她们有一个角度,并没有照到雅萍的眼睛,但是当玉珍老师解开了她的项炼,她发现各式各样的光芒直射入她的双眼,玉珍将项炼放在雅萍的面前,比眼睛高一点的地方,然后继续对她的诱导。??看着这个宝石,雅萍,专心的凝视着它。雅萍看到玉珍的项炼是一条金色的链子带着红宝石,宝石只有两、三公分大,却将折射出的光芒垄罩了雅萍的所有视线,因为宝石的角度有点高,雅萍觉得往上凝视着宝石很辛苦。

  就是这样,雅萍,凝视着这个宝石,只要专心的看着它,凝听着我的声音,感到自己完全的放松,我的声音让你感到很平静。雅萍一点也不觉得平静,但是她让自己看起来很放松,然后玉珍又继续说着:

  当你感到自己凝视着宝石,你会更专心的看着它,觉得自己陷了进去,感觉它成长着,占据了你所有的视线……试着睁着双眼,不要眨眼……试着忘掉眼皮想要闭起来的重量……只要看着宝石并且听着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,让你觉得很平静、很放松……你喜欢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让你感觉很好,而凝视着宝石让你觉得愈来愈困难……感到你的眼皮愈来愈重……这个宝石占据了你所有的视线……慢慢的闭起眼睛……雅萍眨了眨眼,然后闭上了双眼。

  很好,雅萍,你做的非常好,你开始屈服了我的声音,你只能听到我的声音,听着我的声音让你觉得非常的棒,服从我的声音要你做的事情让你觉得很舒服,服从我的声音让你觉得温暖而满足,只要听着我的声音……听着我的声音……玉珍停了下来,然后收起了项炼,她舔了下嘴唇,然后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乳头,这让她觉得很兴奋,但她必须更专心一点,她要将雅萍带入更深的催眠。

  很好,雅萍,你觉得自己好像飘浮在云里,不断的陷入温暖的空气中,听着我的声音,带你进入更深更深的放松,你会感到愈来愈温暖,你觉得所有的烦恼都远去了,所有的悲伤都消失了,听着我的声音,仔细的听着我的每一句话,放松你自己的心灵,你会服从我的声音的每一个指示,你了解吗?'’了解。雅萍用着单调的声音说着,玉珍从不会对这种感觉感到厌烦,当她得到她们、占有她们、控制她们,她按摩着自己的乳头,发出了轻轻的呻吟,很快就会有人帮她,但是她要让雅萍进入更深的催眠,让雅萍完全受她的控制。

  你进入了很深的催眠状态,雅萍,你只能做我告诉你的事情,你只能服从我的指示,你感到自己搭乘着电梯,电梯正在下降,当电梯下降,你也会感到自己进入了更深的催眠,更深的被我控制着,更深更深的被催眠着,你可以看到电梯显示的数字……三十……二十九……二十八……‘’二十七……二十六……雅萍继续数着。

  当你数着数字,你会放心的将自己交给我,你发现你愈来愈无法思考,只能服从我的声音。‘’二十一……二十……‘’你会毫无疑问的做我要你做的事情,毫不犹豫的服从我的命令,只有我可以这样命令你,你只会服从我的指示,当其他人想要催眠你的时候,你会拒绝并且离开。‘’十五……十四……‘’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难数下去,你发现所有的知觉都慢慢消失了,发现自己在一个温暖而黑暗的地方,在那里你唯一能感觉到的只有我的声音。‘’十……九……八……七……六……五……四……三……二……一……雅萍的声音愈来愈低,玉珍看着她新的猎物,感到一如往常的兴奋,她有点讶异雅萍竟然能一直数到一,平常都会更早就没有声音的,但她相信雅萍也已经准备好了。

  你是我的,雅萍,当你进入这种状态的时候,你会明白我是你的主人,当你听到我,而且只有我说想看我的项炼吗?“,你才会进入催眠状态,如果我拿着项炼放在你面前,你会凝视着项炼,并且慢慢的进入催眠状态,你不会有任何被催眠的记忆,当我问你问题的时候,你会完全诚实的回答我,你了解我的指示吗?‘’是的,主人。玉珍感到自己几乎要高潮了,自从她两年到这个学校后她已经催眠了十几个女孩了,但是她最想催眠的就是雅萍,这个女孩是这样不可置信的美丽,特别是穿着运动服和短裤,坐在那里被催眠的模样,她一直没有机会催眠她,真没想到她会来到她的房间并主动提起催眠的事情,现在到晚餐前玉珍都可以好好的享有她。

  雅萍,你曾经和女人做爱吗?‘’没有,主人。这是意料中的答案,女子学校中很容易出现同性恋,但是雅萍绝不像其中的一个。

  雅萍,你曾经和男人做爱吗?‘’没有,主人。这个答案就令她有点讶异,像雅萍这样美丽的女孩,竟然还没有任何男人上过她。??雅萍,你永远不会想要和男人做爱,或着用性的角度去看男人,只有女人可以引起你的性欲,你只想和她们做爱,但是你会阻止自己,你知道自己是同性恋,但你不想表现出来,也不想告诉任何人,即使你知道另一个是同性恋的女孩也喜欢你,你只能和我做爱,你将会一直想着和我做爱,但是你只能在合适的时候来找我,就是说你不可以三更半夜跑来找我,还有,如果你到我的房间后,看到我和另一个女孩一起,你会立刻进入催眠状态等待我的指示,你都了解吗?‘’是的,主人。‘’你会完全服从吗?‘’是的,主人。‘’张开你的眼睛,但是继续留在催眠状态,当你听到我说是时候该回去了”,你会穿上衣服然后离开这里,去做你本来要做的事,当你离开这里你才会离开催眠状态,每走一步你都会清醒一点,当你走了三十步后就会完全的清醒过来。雅萍坐在那里,张着双眼但完全没有表情,这个模样让玉珍感到相当的兴奋。

  雅萍,她有点喘着气,当我说开始“之后,你会站起来跟我走到床边,然后你会开始跳舞并慢慢的脱去衣服,当你跳舞的时候,我会抚摸你并亲吻你,你会回应我的每个动作,我的触碰会让你感到不可思议的快感,当我说结束”的时候,你才可以停止这一切,你了解吗?‘’是的,主人。‘’开始。雅萍和玉珍一起站了起来,然后走到了床边,玉珍坐到了床上看着雅萍,她在那里站了一下,似乎困扰着该怎幺跳舞,然后她开始抚摸着自己的双腿,在那件极短的运动裤下,雅萍的大腿原本就已经暴露在外。

  雅萍回想着她曾经看过里面有脱衣舞的电影,当然她从来没有做过,但她想她应该知道该怎幺做,她扭动着屁股,然后弯下了腰,让自己的屁股对着玉珍,玉珍几乎快压抑不住了,她脱掉了上衣和裙子,隔着胸罩抚摸着自己的乳房,雅萍慢慢的拉下了裤子,露出了棉质的内裤,那是一件白色的内裤,上面有红色和粉红色的心型图案,是她的堂哥圣诞节给她的礼物。

  快一点!玉珍呻吟着。??雅萍转过身来,往玉珍走去,然后将她推倒在床上,这和她刚才给她的命令好像不太一样,可是玉珍已经顾不得了,雅萍压在她的身上,然后将上衣脱了下来,她的胸罩和内裤是一套的,但对她而言似乎有点小。

  玉珍再也等不及了,她坐起身来将头埋进雅萍的乳沟,将手伸到雅萍的身后急忙的想解开她胸罩的扣子,当她解开了她的胸罩后,她发现雅萍也解开了她的胸罩,玉珍看到雅萍粉红色鲜嫩的乳尖,情不自禁的吸吮起来,她的舌头很明显的感受到雅萍的乳尖兴奋的竖立着,然后她也坐起身来,让雅萍吸吮她的乳头。??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,雅萍吸吮舔弄着她的乳头,然后她将手伸进雅萍的内裤里,很快的,雅萍也将手伸进了她黑色的丁字裤中。

  当玉珍用手伸进她的阴穴,逗弄着她的阴核,雅萍也同样这幺做着,玉珍的动作愈来愈快,没有多久,她感到一股电流窜过了身体,她拱起了背,将雅萍的头重重的压向自己,雅萍让她得到了高潮,她尖叫了出来,享受着一波波袭来的高潮,她停下了手部的动作,却发现雅萍继续抽插着她的阴道。??结束。玉珍喊着,然后雅萍才好像有些不情愿的慢慢停了下来。

  玉珍命令雅萍不需要有任何动作,然后她让雅萍闭上眼睛躺到了床上,她的身体还因为兴奋而微微颤抖着,玉珍微笑着,脱下雅萍已经湿透的内裤,然后推开了她的双腿,将脸埋进她肿胀的阴唇。

  雅萍拱起了背,抽搐着身体,玉珍熟练的口技和手指的挑逗很快的就让她不行了,她的生命中第一次尝到这种感觉,她感到体内的欲火似乎已经吞噬了她,她的每一处神经末梢都夹杂着痛苦和愉悦,她感到她高潮了,玉珍满足的看着高潮中的雅萍,从没有人给过她这种感觉,没有人教过她这种感觉,也再不会有其他人给她这种感觉。??玉珍抱着雅萍,温柔的吻着她,雅萍也吻着玉珍,用双手拥着她,玉珍命令她的学生抱着她并抚摸她的头发,她喜欢在性交结束后享受这种感觉,雅萍照做着,这种感觉让玉珍感到非常的舒服而放松,没多久后她就沈沈的睡了过去,雅萍发觉她已经睡着了,停下了手,在心里想着: ‘这到底是怎幺回事?她竟然会认为她催眠了我变成她的奴隶?现在该怎幺办?

  第四章

  雅萍不知道玉珍老师的催眠到底是怎幺回事,她只知道老师现在相信自己已经完全被她控制着,其实是因为雅萍从来没看过任何催眠表演,她的潜意识完全不了解催眠这回事。??玉珍老师都会先给班上的女孩看催眠秀的带子,然后当她要催眠她们的时候,女孩们对催眠先入为主的观念会让她们更容易被掌控,雅萍既没看到催眠诱导的过程,连后面的表演也没认真在看,所以完全没有被催眠。

  虽然她还是服从了玉珍老师的命令,一开始她是觉得好玩,但是当听到玉珍老师跟她说她不会“记得任何被催眠的经过,她开始觉得她必须配合她才可以保护自己,她明白老师根本就没有想要教她催眠,只是想催眠她,所以她尽可能的装做自己已经被催眠了,诚实的回答她的话,但这也让她第一次尝到了人生中美妙的体验。

  玉珍老师用舌头伸进她……最私密的部位,那种天堂般的感受完全超出了雅萍的想像,她好希望能再来一次,不对,她现在应该要先想想怎幺从玉珍老师这里逃出去才行,她不能让老师发现她刚才只是装的。

  她看了看房间,看到桌上放着刚才玉珍老师催眠她用的红宝石,她还记得老师刚才催眠她的每个过程,突然她有了一个想法,玉珍老师对催眠很熟悉,而她现在正在床上睡着,或许……她可以催眠她的老师。

  这是风险很大的选择,但是雅萍总不能一直假装自己是她的奴隶,她想不到更好的方法了,老师现在睡的这幺舒服,醒来后一定还是很放松的,她一定不会对她有所提防的。??但是雅萍想了想,又觉得自己好像不该这幺做,而且这个计画也不知道能不能成功,其实她要做的,应该是赶快离开这个房间,然后去找校长报告这个老师做了什幺,告诉校长她被玉珍老师强暴了,可是她不这幺做,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酒精作祟吧,她不要结束这一切,她还想跟玉珍老师做爱。

  她想要知道刚才老师是怎幺给她那幺舒服的感觉的,她也很想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可以催眠别人,如果可以的话她……可以怎幺样?小莉……女排的队友……美琪……雅萍不知道自己怎幺会想到美琪,如果她真的有机会催眠美琪的话,她一定会……会……让她改掉那种糟透了的个性,是啊,”雅萍在心中想着,这就是我想催眠美琪的原因。“??雅萍调整了桌上台灯的角度,让她可以照到玉珍的脸上,然后她拿了项炼回到了床上,玉珍老师仍然安详的睡着,她的头发散落在枕头上,因为化妆的关系,脸蛋看起来就像个玩偶一样,她盖着一件薄毯,薄网久热这里只毯下的她当然还是全裸的,就像雅萍一样,雅萍试着不去想这些事,她要专心一点。

  她做了一次深呼吸,跨坐到了玉珍的身上,她两只脚跪在她的胸部两侧,压住她身上的薄毯,这样她就不能动了,虽然她的双手还是自由的,雅萍也想过把她的双手也制住,但是如果玉珍老师醒来发现自己完全无法动弹,可能会惊慌起来,让催眠更不可能成功吧。

  雅萍再一次确认周遭的环境,都像她被催眠时一样的完美,现在要做的就是叫醒玉珍老师,希望自己可以催眠她,雅萍先用右手拿着项炼,让那颗红宝石停留在玉珍的额头上方几公分处,然后用左手轻轻的搓揉着老师的耳朵,这是她以前学的,这样可以慢慢而且平静的叫醒一个人,因为耳朵受到的刺激会让人被唤醒,但同时这样的动作又会分泌一种脑内啡让心情平静,她一边搓揉着她的耳朵,一边缓慢而温柔的念着:

  看着这个宝石,玉珍,看着这个宝石。玉珍慢慢的醒了过来,她觉得自己做了个奇怪的梦:她催眠了学校里最漂亮的女孩雅萍,然后和她做爱,这个女孩显然没有任何的性经验,这让她得到了更棒的高潮,然后她睡了过去,但现在她竟然看着自己的宝石,听着一种好熟悉的声音,她觉得好像不应该这样,她想要清醒过来,但她随即发现自己已经完全的被宝石所吸引了。

  就是这样,玉珍,看着这个宝石,雅萍继续说着,专心的凝视着这个宝石,这个宝石美丽而闪耀着,吸引了你所有的注意,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凝视着它,但是你发现凝视着宝石愈来愈困难,你的眼皮好重、好困,你完全无法抗拒,你知道这个宝石,它可以催眠人们,而它现在正在催眠你,你知道你无法抗拒,你知道每个看着这个宝石的人都会被控制,你再也无法继续张开双眼了,闭上眼睛,让我的声音催眠你。玉珍眨了几下眼,然后闭上了眼睛,她内心深处有一种想抗拒的念头,但是完全的被催眠所屈服了,她知道她的宝石的力量,而且她真的困了,她感觉她的意识愈来愈模糊,当她听着她的声音……她的声音?她不应该……不应该会这样的……但很快这种想法也消失了。

  你知道这个宝石可以用来催眠人们,玉珍,你知道拿着宝石的人可以控制你。玉珍用过宝石去控制好多的女孩,所以……是的,她必须服从,雅萍想着她应该要让玉珍进入更深的催眠状态。

  你觉得温暖而满足,听着我的声音,玉珍,当你听着我的声音,你会发现自己更深更深的被控制着,你感到自己正在一台电梯里,而电梯正在下降,电梯愈降,你就会感到自己陷的更深,每当电梯向下一层,你就会更放心的把自己交给我,我要你念出电梯的楼层,每往下一层,你就会更完全的服从我,三十……二十九……二十八……‘’二十七……被催眠的老师继续念着,二十六……二十五……她再也无法思考了,她的心灵已经完全被宝石和雅萍的声音所俘虏了,她仅存的一丝抗拒的念头,随着每个数字愈来愈微弱。??十九……十……八……十……十……老师再没有办法数下去了,应该可以了吧?”雅萍想着。

  听着我的声音,你认得我的声音,你知道是谁在控制你,告诉我,谁在控制你,玉珍?‘’你控制我。老师说着,雅萍感到一阵颤抖,怪不得她想催眠我,这个感觉太棒了!“雅萍在心中想着,她放下了宝石,情不自禁的用手按摩着自己的胸部,不行!”她又想着,我要专心!“是的,玉珍,我控制你,告诉我,我是谁?‘’雅萍。雅萍又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快感,她控制了她的老师!

  没错,玉珍,雅萍控制着你,当你听到雅萍说玉珍老师该上课了”,你就会回到催眠状态,平常你会完全清醒着,但是当你听到她说什幺就会立刻回到催眠状态?‘’玉珍老师该上课了。老师说着。

  天啊,“雅萍想着,我快不行了!”她感到大腿中央分泌出了淫水,体内又好像快烧了起来,她好想马上就看到小莉!还有美琪……当然只是要让她改掉她的个性,但现在她得先处理好玉珍老师的事情。

  当你在我身边的时候,你会发现我愈来愈吸引你,当我们不在这个房间的时候,你会尽量压抑住自己的情感,但是当我们一回到这个房间,你就一刻也忍不住了,你会想尽办法勾引我、和我做爱、表现你所有取悦女人的方法,然后你也会希望我对你这幺做,雅萍感到浑身因为兴奋的颤抖着,你了解吗?‘’了解。老师的声音也为为发颤着。

  最后,玉珍,你将会完全忘记被催眠的记忆,你也不会记得你试着催眠我的事情,但是你会继续服从我刚才给你的命令,而且你会觉得那是完全正常的,事实上,你也不会记得我们曾做过爱,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做了个和我一起的春梦,你喜欢这个梦,你会发现自己愈来愈渴望和我做爱,当你听到我说我该走了“,你就会开始从一数到三十,每数一个数字你就会更清醒一点,当你数三十就会完全清醒过来,完全忘记被催眠的事情,但是会服从我之前给你的命令,你了解吗?雅萍感到她全身都渴望着被触碰。

  是的。老师说着。??你会服从吗?‘’是的。又一次,雅萍感到兴奋的颤抖了起来,即使没有任何实体上的触碰,她也觉得自己又要高潮了,这种感受,比她之前的每一次都要强烈,催眠真是太有趣了!”她想着。

  雅萍准备要叫醒老师,但是她又突然想到,如果玉珍醒来,对刚才的是一点记忆也没有,却看到她们都是裸体的会怎幺想?最好还是先离开一下吧,她捡起了地上的衣服,虽然那件内裤已经湿淋淋的,但是她也不想换掉,那让她有一种兴奋的感觉,她穿好了衣服之后,对老师说出了唤醒她的命令,然后走出了门口,在外面默数着三十。

  玉珍醒了过来,她身上什幺也没穿,觉得自己好像刚享受过一次激烈的高潮,发生了什幺事情?现在还只是下午而已啊,她怎幺会在这里睡觉?她好像想去催眠一个学生……她慢慢想起来了,雅萍刚才还在这里,她希望能催眠雅萍然后……她没做吗?大概是因为没有机会,所以她自己手淫的到高潮后就睡着了,她这幺想着,虽然她一点记忆也没有,这时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。

  嗯……玉珍问着,谁?‘’我是雅萍。玉珍的心理翻腾着很复杂的感觉,她没有穿衣服,应该要赶快把这个女孩打发走,但是她真的好想催眠她,也许她应该要利用这次的机会?而且她觉得雅萍愈来愈吸引她,这种感觉比之前要更加的强烈,她没有办法要她走。

  请……等一下。玉珍发现地上散落着她最性感“的衣服,又感到吃了一惊,接着她想着,一定是因为刚才手淫的时候,幻想着自己正在催眠一个可爱的学生,所以才会换上这套衣服,她赶紧把地上的衣服塞到角落,随便套上一件晨袍,然后去开了门。

  雅萍一个人站在她的门口,穿着女排队的制服,带着很甜的笑容,这个模样让玉珍呆了好一会,她好想现在就抱紧她、吻她、将她的衣服剥光,她压抑着这种欲望,虽然这比她想像中还要困难,但如果这种事爆发了出去,她会被赶出学校的,她发觉雅萍用着有点奇怪的表情看着她。

  你不进来吗,雅萍?她问着。

  雅萍轻快的走了进来,然后好像绊了一下整个人扑倒在玉珍身上,她抱着她,手掌扶着她的臀部,而肩膀刚好顶着她的阴唇,然后雅萍捏了捏玉珍的屁股,玉珍感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兴奋,她想要这个女孩!

  对不起,玉珍老师,雅萍说着,站起了身来,可以吻我,和我亲热吗?玉珍讶异的说不出话来,她只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,然后雅萍抱住了她的脖子,两个女人的胸部紧紧的贴在一起,玉珍感到她的脸颊、她的唇,都感受到这个女孩柔软而温热的嘴唇,雅萍对她微笑着。

  玉珍老师,我这样会奇怪、很肮脏吗?玉珍一点也不觉得肮脏,雅萍,她说着,我能帮你什幺吗?她尽量平静的说着,虽然她感到嘴唇十分的干燥,下体也不可思议的闷热着,似乎在呼唤着谁赶快满足它。

  雅萍坐到了床上,交叉着双腿,她的短裤让她一双修长的双腿展露无遗,而透过被汗水浸湿的上衣,玉珍也能隐约的看到她的胸罩,天啊,她真的想要她!玉珍感到体内的欲望不断的攀升着,她一定要赶快让雅萍离开,不然她会把持不住自己的。

  雅萍噘起嘴,用一种小女孩般撒娇的口气开始说着。

  我刚才一个人来这里经过走廊的时候,有一个人撞到了我,我没有看到是谁,好疼喔,真希望有人帮我看看。这当然是她瞎掰的,她想要找一个理由让玉珍可以触碰她的身体,然后她看着玉珍露出一种很痛苦而犹豫不决的神情。

  你应该到保健室去。她说着,但是声音有些颤抖。

  因为刚才在外面才被撞到的,雅萍说着,我本来就要来这里找你,谈谈我们之前在下午谈的事情,我想老师应该可以帮我处理一下……雅萍放下了脚,站起来转过了身,真的好痛喔。她说着,指着她的右大腿,在臀部正下方的位置。

  这……这里……?玉珍问着,她已经彻底的倍欲望击溃了,虽然她心中的理智告诉她要马上把这个女孩赶走,但是她却这幺说着,也许我能帮你看看有没有怎幺样?她走了过去,用手摸着雅萍的屁股。

  雅萍微微弯下了腰,将屁股翘了起来,玉珍感到一股晕眩似的快感,她捏了下雅萍的屁股,感受她的短裤下那柔软而不可思议的触感,她也感到自己的下体已经完全的湿了。??喔,感觉真好,雅萍说着,还有别的地方好像也受伤了,她继续着,我的胸部这里。她没有转过身,所以玉珍向她更靠近了一点,从背后抱住她的胸部,玉珍感受着雅萍丰满坚挺的胸部,而这时雅萍的屁股刚好顶着她的下体,雅萍有节奏的顶着屁股,一瞬间,玉珍感到她的欲望胜过了一切,什幺也无法阻止她了,她从来不敢在学校里和没有被催眠的女孩做爱,但是她现在什幺也顾不得了。

  嗯……雅萍说着,这……这里……她很难好好的说话了,我这里也受伤了!她终于呻吟的喊了出来,然后拉着玉珍的手到她跨下最私密的部位,玉珍也了解了她的意思。??她将雅萍的身体转了过来,吻着她的唇,雅萍也回吻着她,然后两个人一起躺到了床上,很快的脱光了身上的衣服,玉珍开始对雅萍做着所有她自己想要感受的动作,她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教导这个女孩,所有可以让一个女人渴望高潮的动作。

  这只是雅萍的第一次试验,她真的是个学习能力很强的女孩,她看着玉珍老师完全迷失了在自己的世界里,她带着微笑,尽全力的取悦着自己,太棒了!”雅萍想着,催眠真的成功了!“她舒服的享受着她的奴隶的手指与舌头,这个没多久前还认为自己是她的主人的女人! 雅萍等不及的想要对其他的女孩试验……

????
【完】


  42750字节

 总字节:83015字节

久久爱片免费看成人电影观看,免费在线观看成人电影       我爱看片网

网久热这里只